【家庭親子】〈親子會客室〉性教育 別再支支吾吾


2017/11/21 06:00

文/許佑生

坦白說,年輕人:你認為自己的性教育及格嗎?

對年輕人而言,身邊最麻吉的是網路!它比童話「阿拉丁神燈精靈」還厲害!網路精靈一點也不刁難,輕易滿足青少年3個或更多的願望。

青少年只要滑動手機,靠著精靈引路,上天入地,幾乎什麼地方都去得了。所謂分級制或18禁,形同虛設。

正因為什麼都看得到,加上青少年難以抵抗好奇心,窺私探密的網路就變成了性常識、性知識,甚且性教育的主要來源。

而網路上最大的黑洞,叫做A片(成人色情片)。據權威單位調查,成人色情類資源赫然已成了少男/少女、青少男/青少女最大的性知識管道。在校生觀看色情網站比例隨年齡增加,如國小生15%、國中生30%、高中生70%、大學生90%。實際上,這個黑數可能更多,國內年輕人性教育是一座建立在流沙上搖搖欲墜的城堡。

理想上,性教育是一門生命科學教育,也是架構人生幸福的教育,絕非聊備一格的學問。但回頭看看,在我們的事實世界中呢?青春期學子學習的性教育時段,往往挪去考試、補課。試想,人生還有什麼課程會遠比性教育重要,而逼使性教育課堂必須退讓,被拿去補其他科目的課呢?

即便學校規劃有上課時段,性教育也難以被好好執行傳授吧。孩子回到家,又無法從父母口中問出令他們好奇、迷惑的性知識。

「大人不太好意思教,孩子不太好意思學」,互相支支吾吾,正是台灣性教育的窘境。

〈是有點害羞〉大人有義務 孩子有權利

我念的是性學博士學位,這麼多年撰寫相關題材的書籍、專欄,最常被問及:「到底該怎麼跟孩子談性教育?」印象最深的是我一位紐約碩士班女同學的經驗,兒子在國中時問了她一個跟男性生理有關的問題,她回答:「這是男生的事,我怎會知道?去問你爸爸。」當兒子轉問爸爸時,獲得的答覆是:「這些事等你長大了就知道了嘛。」

真的無法估算,究竟有多少性教育是被「等你長大就知道」這一句話給擋下來?被這句話搪塞的孩子就算長大成人了,仍對許多性教育一知半解,只不過多以為生理成熟就代表性知識成熟。結果一代接一代,在性教育的評分中都沒「真正長大過」。

性教育雖如此重要,千年以降未被人看重。成長中年輕人一直活在老祖宗流傳下來「性是羞恥」陰影中。性,是一種「羞」尚說得通,畢竟它是私密的行為,會感到害羞,但把性當成一種「恥」,視為可恥、恥辱就沒有道理了。

「羞恥」兩字一向連結出現;但「羞」不等同「恥」,兩者間不能混為一談,必須清楚劃分。

性,涵蓋傳宗接代、閨房之樂兩樁大事,同時達成延續生命、豐富人生之目的,都奠立在健康的基礎上,並無可恥之處啊。

我也曾是親身經歷過青春期性教育不足的受害者,摸索之路很辛苦。現在,我從事了性學研究,更希望盡點力量改善下一代性教育困境。

性教育,大人有義務教,孩子有權利學。就像在孩子單獨過馬路前,成人都知道必須先教導他們明白交通規則、看懂交通號誌,千叮嚀萬囑咐,才敢放行。學習性教育,跟學習交通規則一樣,必須在孩子學習了之後,才能讓他們安全上路。

否則,教育、家庭系統不教導孩子,或沒教會孩子交通規則前,就任其穿梭馬路,等於讓孩子冒著被推向虎口的風險。

〈作者簡介〉

許佑生,舊金山「人類高級性學研究所」性學博士,著作50本。在世界華人圈,是少數同時具有作家與性學家雙重身分。近年致力以「善於跟普羅大眾對話」的作家筆調,書寫性議題的健康知識。最新著作《性啟萌──青少年性教育讀本》集結家庭版《青少年性私塾》專欄,希望扮演課外讀本的功能,為青少年性教育指引迷津。

(照片提供/許佑生)

  • 圖/豆寶

    圖/豆寶

  • 許佑生(照片提供/許佑生)

    許佑生(照片提供/許佑生)

  • 圖/豆寶

    圖/豆寶